-

阁包皮来换女朋友

阁包皮来换女朋友


:赵雨夏其实有包皮过长的问题,严格来说,已经包茎了。勃起来的时候,是无论如何都翻不出龟头的。

 

 这样造成洗澡的时候,清洗龟头里面的污垢物非常困难,很难洗的干净。而且在肉棒还没勃起来的时候,翻出龟头清洗,没一会鸡巴就涨大了,如果不及时翻回去,狭小的包皮口就会勒着龟头下面的阴茎很痛苦,要等它慢慢软下来才能把龟头缩回去。

 

 这种情况下,要将龟头洗干净就要耗时很长。有时候需要五六次的硬软来回。

 

 这样大半个钟就没了。但是不洗它又不行,老看到一些黑心医院的广告,龟头的皮肤是会一直分泌一些排泄物的,这些排泄物如果得不到及时的清洗,就会在龟头积累,容易发炎,对龟头的卫生健康非常不利。

 

 鸡巴是男人的命根子,每个男人都特别重视。即使知道这些广告有恐吓成分,但是还是非常担心。更何况,如果不洗干净,污垢在龟头积累,多了,很脏很臭,哪个女人肯让自己肏?难道要一辈子肏左右手?最后,赵雨夏得出个结论,割包皮刻不容缓,势在必行。

 

 私人医院肯定是不能去的了,收费不仅坑人,医术还没保证,一个不小心,不仅把包皮割了,还把整个鸡巴割了。需要找一家正规,品质有保证的医院。但是这种问题,又不能到处向身边朋友打听谘询,所以赵雨夏上网搜索了一下相关资料,经过一些调查和网上谘询一些热心网友,赵雨夏锁定了一家公立三甲医院。

 

 赵雨夏选了一个下午没课程的工作日到医院谘询。

 

 经过十几分钟的犹豫,赵雨夏终于鼓起勇气,面带尴尬,声音轻压的问服务台护士关于割包皮要找哪个医生。反而是护士们,都没把这当一回事,就好像别人在问她感冒的事情一样,很自然的指出某某楼某某层某某间就是了。赵雨夏找到那个房间,谘询里面的医生,并且约好时间进行手术,离开医院。

 

 等到手术进行的那一天,赵雨夏按时到达医院。但是割包皮前,是要先把阴毛剃掉的,听到这个,赵雨夏当时就脸红了。

 

 本来赵雨夏以为医生会给一个类型刮胡刀的东西他,让他自己到厕所或者哪个密室把阴毛剃掉。但是没想到的事,工具的确是类似刮胡刀的东西,但操作人却不是他自己。

 

 一位年轻女护士跑进来,领着赵雨夏到附近的病房,让赵雨夏脱掉裤子,躺到床上,她给赵雨夏剃阴毛。说到这里,年轻女护士脸都有一抹淡淡的红霞。应该还是新手,年纪跟赵雨夏相仿,看起来有点清纯,可能是实习的,显得经验不是很足。

 

 这种事情,对平常人可能觉得很不好意思,但是对于在医院工作一定时间的人来说,就像家常便饭一样自然简单才对。但是这位年轻女护士却有一点难为情,但是出于职业要求,她只有得硬着头皮上。

 

 习惯了这个尴尬难为情的气氛后,赵雨夏认真的打量了一下这位年轻护士。

 

 其实这位护士挺漂亮的,身高有163左右,尖尖的下巴,大大的眼睛,细心修过的眉毛又细又长,配合水灵灵的眼睛划出柔软的弧度,淡淡的桃红嘴唇加上美白的皮肤。过肩五厘米左右的头发,更给人一种清纯里面透出成熟性感的韵味。

 

 穿着护士制服看不出胸腰屁股等重要部分的具体情况。但是从露出的纤细手脚判断,身材应该窈窕。

 

 如果是平时,赵雨夏肯定巴不得跟这个女的有最亲密接触,不要说脱裤子,最好两个人的衣服都发生爆裂,之后进行肉体和肉体的碰撞,最后双方都一泻千里才好。

 

 但是今天是割包皮,明显主题过分尴尬,赵雨夏只想尽可能的少人并且速战速决。如果可以,宁愿自己给自己割包皮。

 

 所以,赵雨夏在就范脱裤子躺床之前,提出他自己可以操作,这个跟刮胡子差不多。但是敬业的年轻漂亮带有性感韵味的女护士解释,剃阴毛跟剃胡子不一样。阴囊跟部分阴茎的皮肤没脸的皮肤平整光滑,加上其实这种一次性的剃毛刀没有刮胡刀品质好,不是经常操作的人容易不小心或者操作不规范将自己刮伤,还是让她这个专业人士操作安全些。

 

 说到这里,两个人的声音明显都比平时低了不少,而且脸上都红红的。